兑骨以金

古籍有载,昆仑山脚,有一深坑。掷物入内,或发奇声,声如“坑了罢了”,时人闻之皆奇。
其土肥沃,春植砂糖,秋收一树,上结玻璃渣。吃其土可治百病,潦倒人家称其为“金子”。
每至佳节,作小儿夜哭,其声凄绝,闻者无不伤心落泪。悲声彻夜不绝,时作“吃土吃土”时作“世界冠军张佳乐”。
年月日,人欲填之,其深不可测也,投土入内,可闻嘤嘤然,为变徵之声。
时至今日,人多未能识。见此文缘分也,客官来玩呀~

【明藏】不安生(01)

〇一
轻云薄雾,总是少年行乐处。

陆八方卸了手甲,啪地往桌上一放,等着酒商来问他喝点什么。
这是他第一次来杭州,还没赶得及去西湖一趟,路上见了什么都新奇。这儿风也多情雨也多情,和西域完全不一样,甚至和他的长安也完全不一样。客栈里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,陆八方十八九岁初出远门,少年意气,内心蠢蠢欲动,总希望客栈里来几个流氓无赖对小姑娘动手动脚,他好来个英雄救美。
等了半天,酒商没等到,小流氓也没等到,美人倒真等来了一个。小少爷捧着脸笑嘻嘻地看他,脸上纨绔子弟该有的散漫一丝不少。他看着年轻,面皮白嫩,比陆八方还要小几岁的样子,漂亮得无法无天。
“你的眼睛居然不是异色瞳。”小少爷开了口,语调柔软,嗓音悦耳,带...

【双花】受精若宠(上)

乐乐生快(。・ω・。)ノ♡

    “大孙,你们这儿可真冷啊。”这是张佳乐对孙哲平说的第一句话。
   
    刚搭火车穿过大半个中国来到帝都的家伙看上去一点也不累,笑起来带着整个春城的光彩。不过看起来也真冻得可怜,只套着一件不怎么厚的外套,背着吉他在火车站等了另一个人两个小时,连鼻头都红红的。
   
    “堵车,久等了。”孙哲平接过他的吉他背在自己背上,甩给他一件棉袄,“上车吧,车上就不冷了。”
   
 ...

【双花 伞修】乐二爷,作者有毒 全职红楼梦上

平哥哥的姊妹篇。作者有病而且不愿吃药。
cp只有双花和伞修,其他的自由心证。_(:з」∠)_

第一章 王大眼初现背锅侠 孙姥姥一呼狗男男
1.“张佳乐。”有个声音在张佳乐耳畔响起,“黄姑娘和唐姑娘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,是时候起床了呢。”
张佳乐费力地睁开眼睛,他的记忆结束在叶修那临门一脚后,自己还没来得及取一个龙傲天流的名字。
这算什么?系统随机取名?敢不敢再随意一点这系统是取名废吧?!

3.在眼前说话的人叫张新杰,是张佳乐从小到大的丫鬟,看太阳角度计算时间误差不超过30秒的狠角色。“唐姑娘和黄姑娘该到门口了呢。”狠角色维持着一张扑克脸说。
张佳乐有点不适应,问:“你说话为什么在后面加个呢?”...

【双花 伞修】平哥哥,作者有毒

这是一个神奇的脑洞,大概就是用《红楼梦》的方式打开双花。

作者有病。


1.孙哲平是一块神奇的石头,他是女娲娘娘炼石补天时多出来的一块。女娲娘娘没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铺张浪费,她多出来的石头够堆成一座山了。 


2.处于石头山顶端的孙哲平觉得石生碌碌,平淡无奇,其他石头的智商为什么这么低呢?尤其是那块叫孙翔的拉低了整座石头山的智商。


3.孙哲平觉得再这么无聊下去自己就只能给自己生猴子玩了,他内心如烈火一样地燃烧,如大海一样地狂叫,如电气一样地飞跑。他想去人间玩一遭。


4.皇天不负有心石,他看见远处走来了一僧一道。


5.和尚说:“好无聊哦,我为什么要走...

【伞修】一个分歧的我该如何拯救一个分歧的你(1)

    看标题就知道是一篇很正经的文了×,再也不敢用英文名装逼了qwq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窗外的阳光恰到好处,温度舒适怡人,湿度也被严格地控制在了于人体有益的范围。
    
    博学派的那群高智商精英有足够多的手段控制天气,让自然也改变本来的样子迎合他们的需求。叶修对这种手段嗤之以鼻。在实验室里配置新的化学药剂,在各种奇怪的领域搜寻没有用处的东...

[昊翔]fall in love at first sight(上)

OOC恐有_(:з」∠)_被日天踢水瓶萌得死去活来的我也是没救了

   
    还在百花那会儿,唐昊的室友是个老是装文青把妹的家伙,有一段时间他迷上了马尔克斯,买了全套马尔克斯的书堆在寝室里。唐昊本着对室友负责的心情借了本来看,没翻到一半就被其中惊世骇俗的爱情惊到了,从此对室友的人品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。
    之后有一天室友忽然拉着他的手深情地问:“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”
    其实唐昊心里还是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东西的,虽然经常听到有人说这叫见色心起。但他只回了一句没好气的:...

笙歌作(3)

越来越短了_(:з」∠)_


坐在车上的张佳乐觉得自己这一天过的挺玄妙的,长途跋涉回了国,前脚刚下船,后脚就被接风的人拉去饭馆吃了顿海鲜大餐,中途有了叶修的嘲讽下饭都不觉得已经在船上吃了一个月的海鲜,再多吃一顿有什么问题,但饭还没吃完就坐上了去戏园的车之后,这人就表示撒手不管了,还真是有些奇怪

不论是“千万不能错过的扇子都打不利索的第一名角儿”,还是“千年难得一见的蝈蝈精小老板”,张佳乐都不怎么感兴趣,他出国五年多,中途甚至没有用过筷子,麻将都不会打了。

至于戏院,在他心中就是儿时母亲把自己抱在腿上,看台上浓妆艳抹把自己扮作女子的男子,憋着嗓子唱着哀怨的调子,身段娇媚窈窕。

可惜他对调子没兴趣,...

[双花+喻黄]笙歌作(1)

不要被标题骗到这只是一篇有病的联文_(:з」∠)_

第一章只出现了乐乐……cp真的是双花和喻黄你们去看方锐真挚的眼睛!如果看着有叶乐或者闺蜜组的倾向的话请直接理解为纯纯的友谊√


珍丽福号发出了一声长的过分的汽笛,终于进入了人们的视野,人群如海浪般起伏,在这种鬼天气等了好几个小时,船终于进港了,的确是件振奋人心的事。

叶修心很累,满脸生无可恋地又点了根烟,从他身边的烟头数目来看,他看起来真的是一心求死。应家里老头的要求过来接的这位,因为家庭背景毫无建树便直接认命为军长的二世祖留学子弟。

叶修不用见他就能想象这货的样子。

穿着骚包的全套军装,梳着油光水滑的头发,身边跟着一个或几个姑娘,脸上挂着迷瞪瞪...

圣诞礼物

“亲爱的游客朋友们,下午好。”甜腻的嗓音从女向导编贝般的牙齿间流出,“欢迎您参观美国队长博物馆,接下来将由我将由我带领各位参观,绕馆一圈,各位将有30分钟时间休息及照相。现在请跟着我,走右手边。”

   

    参观者大部分跟着向导前往第一个展区,进门时那面印着美国队长生平经历的展台旁变得空荡荡的,只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人依旧站立在原处。他伸出手,手指抚过“James Buchanan Barnes”的字样,先进的展台立刻投影出Bucky的照片。

   

   ...

熟悉黑夜 第一章

  1.


   

    我早就已经熟悉这种黑夜。

我冒雨出去——又冒雨归来,

我已经越出街灯照亮的边界。

我看到这城里最惨的小巷。

我经过敲钟的守夜人身边,

我低垂下眼睛,不愿多讲。

我站定,我的脚步再听不见...

© 兑骨以金 | Powered by LOFTER